谈中国画

/ 0评 / 1

67dfkh9i6s_627595_1920x1200

 

上课时翻书,看到一幅化学家的画像——

头发稀疏,眼睛稍陷,宽额,大鼻子几乎贯穿了整张脸。

如此真实。

在“现代”与“主义”出现之前,真实大抵是西方绘画的标准,内涵与意义是架在真实之上的,后两者不存在也没什么关系。

笔触与材质在摄影术发明前显得重要且必要,透视与光影描绘了主体与骨架,使画纸呈现出银质的色彩。

我并不是学美术的人,活的甚至毫无美感,但我却想接近与思考。

我想中国画似乎开始时也是以真实为目标,后来又舍弃,又拾起。

中国画是擅于山水的,黑白的交融最适于描绘山的朦胧,山体是墨,山顶云是墨的晕染,这岂止于写意。

也曾登过山顶,向远方眺望群峰,所视竟与古画所展的一样,从那时起我便自认为中国画只重意不重形至少错了一半。

在肖像上,似乎有些不同。

西方的肖像画为宗教服务的最多,欧洲南部的画家总是为美丽的人体与创世的史诗调色,而北方的则更多地承担了照相的职责。但相同的是他们的作品更加“像”。

而中国的肖像画则少为宗教却多于帝王,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从始至终,中国都缺乏宗教气息,精神生活集中于山水之间。绘画技巧的大不同,导致其并不太“像”。

我相信西方画作是传入过中国的,但中国画仍是中国画。

我想知道,为什么中国与西方在绘画上有如此显著的区别。

若一本正经的探求,几无能力,所以只能靠想象力来弥补。

于是我想:

中国古人一向追求精神的升华,但却鲜于借助神灵,中国人把时光花在了“悟”上,花在了精神本身。

于是中国人写诗,却不是西方那种长篇的史诗,即使是最长的中国诗也难与《奥德赛》的十分之一相较,中国写的是短诗,是那种翻译了便会索然无味的精妙品——大概中国人喜欢简的概念。

而诗向来与画是同源的,在中国的确这样。

中国的鉴赏家是势必要从画中寻出诗句来的,从诗中见到光影。

于是画也就简了起来。

其实我更觉得,是中国人太聪明了,钱锺书是说过这样的话—— 譬如中国绘画里,客观写真的技术还未发达,而早已有“印象派”“后印象派”那种“纯粹画”的作风;中国的逻辑极为简陋,而辩证法的周到,足使黑格尔羡妒。

中国的一些文化发展似乎缺少环节,没有过程的完善就迈到了另一个台阶,所以中国人注重写意持续了几百年,终于慢慢下坠。

归根结底,这也许就出于文化底蕴的不同而已,正如东方与西方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也不尽相同一样,上帝如果让这世界上只有一种文化存在,那也太乏味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