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光

/ 0评 / 0

人总是喜欢回忆的。

       老人经历一世沧桑,儿孙绕膝时喜欢回忆那个久远的时代,文化大革命大跃进甚而抗日战争。他们苍老的双眸已经不再明亮,混浊的雾丝丝缕缕地陷进去。因而他们的回忆,也像是老旧的电影,最终只能无疾而终。

       中年人尚处于拼搏阶段,他们喜欢回忆自己的少年时代。那时候姑娘们都扎着麻花辫,男生们以一套帅气的中山装为荣。他们会在一次次同学聚会上喝得醉醺醺地回来,然后傻笑,流泪,又或者倒头大睡。

        而少年们也是喜欢回忆的。他们没什么太多可回忆的,其中一多半甚至有可能只是觉得回忆看起来很有深度而去试着做做。他们的童年时光大多模糊不清,带着奶香和糖果的甜腻味。

        因为这世界上还是幸福的人多,所以多多少少的,回忆这个词汇就被镀上了些许温柔的色彩。
        而我大概也是喜欢回忆的,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除了那些被反反复复,执拗地刻在脑海深处的那些时光。

 

小的时候家里很穷。

       因为没有钱,所以买票的时候都要仔细斟酌。导致现在在选择交通工具的时候,我无比抗拒火车,大约也是因为童年的时候留下的阴影。

       规定一百二十厘米以下的算儿童票,爸爸拍了拍稍微高过了那条线的我的头,说你小心地蹲一下,一下就好。

       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一直记到了现在。

       也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维持日常的开销,从来都不会给我买额外的玩具和零食。有一天爸爸不知道为什么买了一大袋零食放在冰箱里,但我小时候没有馋的习惯,所以隔天爸爸一打开冰箱,发现大半数的零食都被哥哥偷吃掉了。
哥哥是表哥,因为要上学所以寄宿到我家来。爸爸总是看不惯他,看不惯他的一切,甚至连哥哥对于他的退让也一并的厌恶上了。所以他发了很大的脾气,还要扬起手来打哥哥。

       然后妈妈说,我那时候吓得哭出声来,连滚带爬地抱住爸爸的腿说不要怪哥哥。
小时候的我那么不懂事,只记得和哥哥每天一起放学时的好,不记得是谁把我们撺掇到了同一所学校。
那个时候我的父母对我的期望大概是相当高的,所以他们才会在我算不明白奥数题的时候勃然大怒,罚我跪在地上算题,不算出来不许睡觉。我那时觉得他们简直就是恶魔,想挣扎一下却怕得没有挣扎的力气。

      后来那道题我还是没有算出来,是哥哥把妈妈哄走,然后在台灯柔和的光晕下一步一步帮我解出了那道题。
      我现在想起来,觉得那段大部分都模糊不清的童年,美好得像是童话里的仙境城堡。


后来我上初中了。

       现在我想起来,我只是觉得初中的三年很快很快。毕业的时候我还记得刚入学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短发的漂亮女生对我说“你好”时候的笑容,而就那么一晃眼,就再也看不到了。

        我记得中考那年的夏天出奇的热,四个人一排坐着肌肤相贴,黏黏糊糊的热度从皮肤一路窜到大脑皮层。阳光不知休地烤着原本就纤细的神经,直到最后一科结束,我提前十五分钟交卷,打开手机对着考场的大门拍了一张照。
“结束了。”

         都是些零散的片段,像是浮光掠影一样匆匆而过。我努力睁大眼睛,最后留在视野里的,全是深深的刻印消逝后留下的淡绿色痕迹。

我真喜欢这些“旧时光”。

 


作者:天祥院少夫人(233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