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胶囊

我从远方赶来

北方是没有春天的,不过就那么三季而已,冬夏秋的循环。 似乎刚刚挣脱了冬,没有什么准备,便直接跳到了夏。暴跳的温度计提醒我——冬的最后一丝痕迹也化为了空气中的一缕水汽。 看着天气预报的我很是发愁,不知在这般的炙烤之下,...

发布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