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胶囊

我从远方赶来

已经很久没有抄歌词的习惯了,今天拿起笔来竟然有些颤抖。     「 再见悲哀因我不再计较任何结果 什么都可以坦荡未在乎谁是错 我两眼合上失去什么 是与非也掠过 别固执到问一切为何 再见伤感因我不易被泪流留住我 什么的境...

发布 2 条评论

暂时无法播放,可回源网站播放 Eason的《沙龙》 希望你会出现,我想你啦。 晚安。

发布 0 条评论

你考虑过未来吗?那种缥缈的未来。 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有未来的概念,但我可以自夸着我有。 人也并不是都有着时间的概念的,至于这点,我早已在生活中体验到了。 一个个精致的生物机器在按着轨道行事。 我一定不是楚门,世界也是我...

发布 0 条评论

  今天想想,为什么不把生活当成一场秀呢,既不是游戏也不是电影。 只是一场众人皆娱的场面。 我有点想通了。

发布 5 条评论

中国的二月二,出门理了个发。 天气真的不错,走在路上才发现原来『这城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不由得跺了跺脚 却吓坏了一条狗

发布 1 条评论

宇宙学家霍金去世了 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有一种中国科学之路任重道远的感觉 还是说 『无边落木萧萧下』 ?

发布 0 条评论

  上课时翻书,看到一幅化学家的画像—— 头发稀疏,眼睛稍陷,宽额,大鼻子几乎贯穿了整张脸。 如此真实。 在“现代”与“主义”出现之前,真实大抵是西方绘画的标准,内涵与意义是架在真实之上的,后两者不存在也没什么关系。 笔触...

发布 0 条评论

  马上过年啦,我一个二十的人了还这么盼望过年。 真是一点沉稳都没有。 也许是内心同外表一样年轻的原因。 今天很开心,总算把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读完了,很棒很棒,越发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尤其是书。 但也没有...

发布 4 条评论

今日感受。   「完」

发布 0 条评论

啊哈,今天考完期末,想起一直没做的分院测试。 趁今天完成,结果很满意啦, 我觉得拉文克劳很不错,聪明的象征嘛 在测魔杖的时候,有这样一个问题,有点心酸: 我感觉被针对了  有鹰院的同学吗,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完」

发布 0 条评论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2017 2017 过得匆忙,存在草稿里,今天打算发出来。 接近年末时,在我的眼中所有人似乎都处在了生命线的最后一刻——躁动,我也不例外。 今年做的事情很多,有一些是去年订的: 列好书单,准备阅读。 买一台kin...

发布 4 条评论

在google 上找到了一篇文章,挺有意思的... Why did Erwin Schrödinger choose a cat?  I’ll keep this short because it is not very interesting. Erwin Schrödinger was an Austrian Nobel Prize winning physicist. He is best k...

发布 0 条评论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网易已经赢了。 http://mov.bn.netease.com/open-movie/nos/flv/2017/02/10/SCC0HU76J_hd.flv  

发布 3 条评论

我是挺喜欢听粤语歌的 最近在听concert yy系列 发现了这一版陀飞轮非常棒 虽然陀飞轮的歌词于我来说只有一句 “宏愿纵未了 奋斗总不太晚” 有用 但我还是要分享出来 这是单曲: 00:00/00:00 然后,这是mv: http://v4.music.126.net/2...

发布 5 条评论

放了几天假,今天晚上终于肯迈出家门了。 空气很好,天也很清澈。路旁的树很精神,偶尔滴下几滴水——大抵是刚刚浇过。恬静——是对这里最贴切的形容,也大概是住在一个小城中最好的享受。 其实我喜欢走在马路上,不论是新铺过的,还是半...

发布 4 条评论

不同的人对“装逼”的理解是不同的。 有的人认为“我听不懂的全是装逼”,有的人心肠好些,看出对方不懂装懂,表面哈哈一阵,私下比个中指也就完了。 在我看来,大多数人都是前种——属于看着别人不爽,然后用最屌丝的方式给人扣帽子。“你...

发布 2 条评论

你的老师说,一个民族总有些东西是不能亵渎的。 天破了,自己炼石来补; 洪水来了,不问先知,自己挖河渠疏通; 疾病流行,不求神迹,自己试药自己治; 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被太阳暴晒的就把太阳射下来; 谁愿意做拣选的石子就...

发布 3 条评论

这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早上起来,她发现家里停电了。于是没办法用热水洗漱,用电吹风吹头发,不能热牛奶,烤面包,只好草草打理一下就出门。 刚走进电梯,邻居家养的小狗一下子冲进来扑住,上周刚买的米白长裙上顿时出现两只黑黑...

发布 0 条评论

  1.首先明白什么是不定式.   当时,和的极限都是0,那么它们的商的极限是什么?商的极限是不确定的,比如 , , 2.对于商的极限的不确定性,我们要来分析怎么求解它们的极限. 令 则 因为但是,所以分子分母同时除以得 因...

发布 0 条评论

我拉黑了一个朋友。 这样的决心下了很久,终于在这个夜晚忍无可忍地发作。不知这是第几次,我错过了她的一个电话,于是她死命地再打十个,我错过了一条微信语音,就收到了轰炸般的留言,就连常年不用的qq和messenger都不能幸免,忘...

发布 4 条评论